[异国风情]印象多伦多——2007级本科 邱明峰

 
    2011年3月17日至3月22日,工学院跨文化设计项目交流团一行15人来到了枫之国度,在美丽的多伦多大学进行学术报告,与异国他乡的同学对“工人”自己的项目展开交流。
 
 
    项目活动之余,团员们也参观了多伦多——这座加拿大最大的城市。
    远在地球另一边的城市,不一样的文化,不一样的见闻……
    下面就来与大家分享,印象多伦多。
 
 
    《雪后多伦多》不算是给我印象很深的小说,也许是因为对留学生或移民生活没有什么概念。但即便如此,一下子站到故事的发生地点——多伦多的士巴丹拿街(Spadina)和登达士街(Dundas)交叉的地方,仍然有种发现了隐藏在旧时光里似真非真的故事的感觉。这两条路正是唐人社区所围绕的主要道路。抵达多伦多已经是当地的晚间,我们在士巴丹拿上逛,寻找实惠的晚餐。十点不到,街上已是灯光暗淡,多数商家都闭门歇业,间或有的灯箱上都是中文,路上没有多少行人。速8旅店就在士巴丹拿上,回到房间,才发觉由于时差把一天的时间拉长为1.5天真是非常之累,我本想等同客房的Kevin睡下前说一声我可能会说梦话,可未及他关掉台灯我已经不省人事了。第二天早上,我迷迷糊糊走向卫生间,Kevin说你起床前在嘀咕些家乡方言。我稍稍回忆,却只记得半夜接到的院教务的短信,拿起杯子,才发现前一天睡前根本忘了刷牙。
 
    西五区夏令时,2011年3月18日,我们的加拿大之旅就这样开始。有的游记很技术,有的游记很感性。这里我们不提公务,只分享见闻。
 
    多伦多作为加拿大最大城市、北美第五大城市并不大——也许跟北京比起来没有多少城市可以算“大”。步行从唐人街出发,往南穿过娱乐休闲区域,途径罗杰斯体育场、加拿大国家电视塔直至安大略湖边,转向东北经过高楼大厦聚集的CBD到达有新老市政厅和各色购物中心的downtown,再往东则可以去老城,而我们继续往北穿过小小的gay/lesbian village折向西,就进入多伦多大学的校园,学校北面是博物馆和设计师店聚集的区域,从学校西南出来就回到了唐人街。这一圈恰好可以用一天逛完,整个城市的面貌也就大致清晰。五百多米高的加拿大国家电视塔(CN Tower)风姿绰约,登上塔,向北可鸟瞰全城。多伦多功能分区很明确,以金融区林立的高楼为中心,向四周建筑高度逐渐平缓,城里横平竖直的马路和外围条带状的高速路构成城市的血管。在市中心的湾街(Bay St.)上步行,同时可以看到灰色带科林斯柱的老建筑和蓝色的玻璃幕墙,两种立面紧紧地连在一起。路一头是金光闪闪的加拿大皇家银行大楼,另一头是十九世纪末建成的老市政厅。留下的和新生的就这样被缝合在一起,一并讲述过往和今天。
 
 
    在CN Tower上再向南俯瞰,视线掠过一串小岛后是一望无际的安大略湖,湖水深蓝,在近岸处波光粼粼。多伦多的自然与人工结合得恰到好处,你不会不赞叹。市内随处可见各式鸟类和黑色的小松鼠。在市政厅广场喷泉,类似海鸥一样的鸟扇着翅膀悬停在空中,目不转睛地盯着围坐在路边桌子旁的人们手中的食物。抬头看,天空很高很高,也许是因为大湖,云分很多层,有很贴近地面也有高不可及的——这与北京的天空景象就不一样。同样可能是湖的缘由,多伦多天气多变,上午蓝天白云阳光灿烂,下午灰白色厚厚的云层就翻滚着笼罩低空,到傍晚又能云开雾散。开阔的郊外地面上汽车在飞驰,到处是草地或农田,偶有低矮的房屋,一边的车窗外是一条蔚蓝的带子——安大略湖。坐在车上置身这样的场景,心里边一下子开阔,像响起一支轻快欢乐的歌。
 
 
    想象带着这样的心情前往尼亚加拉大瀑布吧!高二的时候第一次在杂志上看到尼亚加拉,总是想念成“尼加拉瓜”。这时竟亲眼所见,只觉得语言苍白无力。接近瀑布,先感觉到空气变得冰凉,耳边响起巨大的轰鸣声。湖水碧绿,在上游浅可见底,急不可耐地冲到瀑布口,拥挤出白色的湍流,在几百米的宽度上一泻而下,道道白色的皱褶雪崩般跌落,激起漫天水雾,站在瀑布旁阵风吹过,裹挟着雨点,无数水鸟在下游水面列队嬉戏,在瀑布上空飞翔。午后,一道彩虹一头伸在水里,一头跨在道路上空。春晓时节,瀑布周围还有不少积雪,厚实得像岩石一般,但瀑布依然如此力量充沛,震撼人心。看绿水白涛,惊叹瀑布的秀丽灵气,一转眼看见石头上有“Niagara Fury”字样,又是一番“熊咆龙吟殷岩泉”的雄壮。
 
    再要提的一件事便是食物。在多伦多大学报告结束的当天晚上,对方在一家意大利餐厅宴请了我们。由于前一天在别处吃的空心面条(Pasta)本身并没有什么味道,还放了过多的番茄酱,让人兴趣索然,所以这一次要了一份看不懂名字的Pizza。可是等菜端上来我傻了眼,味道奇怪的乳酪拌着青椒和洋葱,加上有十分刺激汁水的棕红色橄榄。经过了这两顿,我对加拿大的意大利食物几乎失去了信心。一天后的晚餐却令人印象深刻。饮料是有芒果香气的混合果汁,插着一枝香味浓郁的薄荷,杯子里的液体在黯淡的灯光下呈透明的棕色,喝起来香气四溢甘甜可口。还可以在里面加入朗姆酒——井师兄对此赞不绝口。开胃菜要了一大盘蔬菜沙拉。主菜是一半熟的牛排,切开的肉分层,最里面还是红色的,旁边有两枝深绿色的西兰花和一大团白色的土豆泥。甜点是加拿大风格的巧克力饼,顺带尝了多伦多大学一位教授夫人分给大家的枫叶糖浆。糖浆深棕色,琥珀样发亮,十分甜。在第一批移民来到这片大陆的时候,印第安人就教他们就地取材制作这经典食品。很遗憾大多数西餐下肚后也不知道它们叫什么,因为菜单上的GRE级单词实在太多,服务生说的也记不住。在多伦多,我们也吃过中餐。港式的早点有透明皮的虾饺、灰色的豉汁蒸排骨、蘸酱油裹着肥厚虾仁的肠粉。另一家中餐馆里看到了川菜淮扬和青岛啤酒等等,有趣的是用英文问老板时回答说没有座位,改成粤语后老板就让等一等,马上就有包厢。惊讶之余,有一丝说不清的温暖感情。
真的,能看到不少熟悉的汉字,听听黄面孔黑眼睛的人的广东或是台湾腔,你不会没有一点点感动。在多伦多的几天,多数时候是多大的中国学生陪着逛。这里面有来读PhD的,也有跟着父母移民来的。有一些已经是第二代,即出生在加拿大的中国人(CBC),他们甚至不会说汉语,也对中国充满好奇。他们的父母多还是来自广东一带,我们是很难想象当初他们移来此处的情境,创业的艰辛后总算等来了安居乐业。
 
    不知道是谁说过旅行者感情最起伏的时候是在离开那刻。经历过的活色生香的细节以最鲜明的记忆第一次呈现在脑海,而临近北京,一切熟悉的事物又同时回到思考范围里,毕设、作业、稿子„„时间总还是太短!仿佛出一次远门拜会一个从未见过的人,一个下午便要离开,只能是握手寒暄互相认识,来不及深入内心。我也只能把这一些第一手的细节浮光掠影般地给你。这些场景听起来简直就是陈词滥调的出国故事,可真到了亲眼所见,见到湖水真的那么蓝,见到司机真的那么彬彬有礼,见到人与动物真的那么相互尊重,还是能在内心唤起一种和谐,叫人不禁反思国情的差异和行为方式的不同。我并不是要说外国城市都好,多伦多也有静静坐在街头的乞讨者——这几天不足以让人对她知根知底,也可以想见很少有城市会完全没有问题,面对的人口情况也纷繁复杂。不过显然多伦多本身不缺乏出色的地方,也不做作,这才使我们这样的旅行者将目光定格在她美丽的方面,加强了我们不自觉的一见如故的好感。蓝色的湖水、分层的流云、轰鸣的大瀑布、优雅的CN塔、灯光昏暗的西餐、中餐馆玻璃上的繁体字、来主动提供帮助的粉衣女学生„„当我把这些写下来的时候,确实感觉得到多伦多留下的美好印象。
 
2007级 本科 邱明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