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校感言]那些已经落幕和还没上演的故事——2010级本科 生物医学工程 何雪婧

 

那些已经落幕和还没上演的故事

——寒假琐碎的念头

10生物医学工程 何雪婧

好像离远去的那一年不算太远,似乎连钟声都还在耳畔徘徊着,但是却已经不能再说我的2010了呢。刚刚开始就马上结束的戏剧,不会属于任何一个观众,不是吗?

 

关于时间

原来时间也是一种物质,流逝以后在手心里只存了一条温暖的弧线。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需要铭记、遗忘, 并且缅怀一些东西,却又不能逆着时间之流前行,即使是在年末的钟声敲响之前。也只好半眯着眼睛,我的近视眼是自动的虚焦镜头,从指缝间看到的烟火,似乎是很灿烂,但愿不是海市蜃楼。每个人都会偶尔停下来数着记忆里的碎片,那些曾经。是的,它们曾经属于我们,因为时间的砂砾永远在不停地罅漏,所以我们再也无法找到。那些零碎的记忆,早就在我们肆无忌惮地笑着的时候丢失了。明明时钟上的指针不过是原地转圈,为何时光走的却是一段单程的旅途,终点总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停在皮肤上的翅膀冉冉飞走后,留下青黑色的图案。要用多少时间才会明白原来那并不是蝴蝶。

 

关于内心

有时候,我们之所以痛苦,是因为原本就追求了错误的事物,原来如此。所谓的野心和欲望,有着鲜艳欲滴的血红色和玫瑰的刺。往往在触碰的瞬间,痛觉麻痹了眼睛,所以你看不清现实,而且对那种罂粟般的味道上了瘾,原来如此。每个人的心里都藏着一条蛇,它吐着细长的信子,用鬼魅般的声音轻轻对你诉说,原来如此。噩梦里,我们都挣扎着想要逃离好多好多,像是心里真实的绝望,最后才发现不过是身体蜷成了圆圈,又回到生命最初的样子,原来如此。无论我们遇见过如何的壮丽,一切终将平息下来,到最后,仍是最初浅而静的一条路,以及那束内敛的阳光。

I keep trying to be strong

I keep trying to find my way

I keep trying to face the day

 

关于温暖

如果说一万次温暖世界,世界就会真的温暖起来,这样相信也未尝不可。每个人都有积极向上的力量, 虽然平日里或嘻嘻哈哈,或羞于表达,或吐着脏话,可这些都不矛盾。想要看见美好的结局,想要听到好听的歌曲,想要拥有幸福:全是大众而自然的心思。然而——

第一个然而是,说一万次温暖世界,也不会改变那些从古老时便已经和世界共生的黑暗。比如吵架的人、斗殴的人、撒谎的人、欺诈的人、诽谤着和听信了诽谤的人„„任何时间都会存在,决不会由于一万次的温暖 就烟消云散。谁都应该明白:活着的地方并非童话。

第二个然而是,即便我们的成长有时是被动地吞噬着无数的黑暗,可都还是会在内心期望一些简单美好的人,用力将带着不美好印记的事物或面孔,揉散在记忆的潮汐中。就像是宇宙或许没有准备足够的温暖与光亮给予花朵的种子,但风还是会把它送到尽可能存活的地方。这不是亲手反抗般的强硬举止,而是暗中倔强的坚持。

 

关于旧的

那些走过的路、听过的话、唱过的歌,曾经居住的地方、曾经到达过的地方、曾经留下过美好回忆的地方,还有再也不想提起的地方,都是旧的。那么多那么多——不仅仅是照片可以表达概括和铭记的。它们潜伏在心里,闪着微弱的光,提醒着耗去的日子。回忆,这样的物质其实很泛滥。很容易在那些昏黄的时光里找寻到。不管是匆忙的一个人、踌躇的一个人;还是甜蜜依偎的两个人、沉默并肩的两个人;又或是热闹狂欢的一群人、孤单寂寞的一群人,都会在某一瞬让回忆恣意妄为地在心里掠过,只是本身不曾察觉,或者不想察觉。

 

关于新的

Those who can rise will fall again

I hold to something until the end

I thought everyone was special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条路,我还没有找到,但我知道它在等我。

我听见门被轻轻掩上破旧的朽木吱呀地响泛着潮湿而腐朽的味道。

我听见厚厚的幕布重重落下,阳光照射进灰尘洋溢的房间,如此温暖而美好。

 

后记:

又是新的一年了,呵呵,整理一下心情吧,用一个最美好的姿态出发。

大家2011继续给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