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校感言]鸟翠蘋中

燕园中秋八月中——何鹏宇
 
时序未阳,岁迈辛卯。木叶簌簌,白驹过尺寸之隙;阳关萧萧,簇矢穿毫厘之绒。比至燕园,不觉已足半月;阅销黄历,韶光又至中秋。三山五岳学子,对月兴感,五湖四海英杰,望天遥叹。去国怀乡之情,莫乎之止;思亲慕故之心,如出一辙。
夜至中秋,宜便暇清,戌时三刻,往未名湖边赏月。但见那阑星古玄,恶云蔽空。幽黑似冈峦之吞牛斗,阴沉如巨壑而盈天穹。连绵迭起,半空惨惨之雾;层出不穷,夜里漫漫之霰,精移神骇,忽焉四散。于是悄然自黯,寂寥疚怀。极目黝暗,叹择日之不吉;按辔缓行,吁广寒之寂寞。仰博雅而惜塔顶无神,临未名而恨湖中少月。
比及过得两日,云开雾散,天气和朗,古人曰:清风生殿阁,皓月照楼台。理固宜然。持管窥天,跃然又萌去意;亥时三刻,欣然再赴湖边。但见青枝遮贤阶,绿苔生仙阁。芳尘凝集,耀乎一湖星斗,香霭弥漫,酝兮两座塔影。那未名湖畔,神气霁发地表,祥云收敛塔中。月出之时,升清质之悠悠;云散之刻,播碎玉之漫漫。柔光凝于半空而天神降,清波泛于湖面而龙凤出。皓纱升降,鹍鹤蹈而涟漪屡;银璧浮沉,喧嚣隐而碧华生。夜来凉风起,吹动篁竹聊为曲;月升树影漫,泼墨草木写成诗。汉文倚马思讽咏,将军树下也作文。沐天地之精华,立中华之壮志,尽兴咏而归,此乐何极!此乐何极!
钟鼎不能尽其妙,而曲犹在耳;丹青不足摹其状,而颜色未稀。所谓文章之事,操斧琢玉耳。瞻之在前,而胡言在后。辞逮而不得,意不称物,文不述意,盖所能言者,盍止于此乎?某年某月记。
笔者按:这是离开家的第一个中秋,晚上看看无事,本来计划好去未名湖边看月亮,天色一暗便兴冲冲直杀湖畔。但是现实是残酷的,当晚灰蒙蒙不见天日,暗惨惨淡无月光,连个月亮的影儿都没,同去的同学们只好绕着未名湖走了两圈,交流了一下人生理想,败兴而归。
人常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便计划等到第二日再去湖边,岂料天有不测之风云,八月十六较前一日阴云更甚,甚至飘了几滴小雨,像是在浇灭那赏月的热情,老天爷的冷漠,真令人垂头丧气,郁郁寡欢。
待到八月十七,云雾稍显薄了一些,我贼心不死,恶向胆生,捱到晚上10点半,一个人也不叫,灰溜溜大喇喇独自骑上破车直奔湖边,找了一个温和的角度,终于看到了月亮,当天的月亮已经不那么圆,像是被咬过一小口的月饼,而且仿佛蒙着一层纱雾,看得并不真切,但是这真的是我看到过的最美的月色,我绕着湖慢慢走了一圈,周围的一切在这个微冷的秋夜也仿佛生出了盎然的气息。铺着薄薄一层月光的北大,格外的可爱与慈祥。
回来的路上,我想,该写点东西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