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校感言]新生感想

新生感言
北大,这块神秘又充满着吸引力的地方,每年都吸引着众多的学子前来求学。初次来到这宁静的燕园,每个新生心中都憧憬着自己未来四年的大学生活。
工学院成立的第六个年头,又有一批新鲜的血液注入其中。
开学以来,同学们的生活丰富多彩。既有无聊到让人入睡的“安全知识教育讲座”和“新生心理调试”,同样也有让人激动的校史馆参观;既有伤害了众多小孩的计算机分级考试,也有让人不得不紧张的英语分级考试……
经过这一系列的活动,小燕子们都有神马感想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开学典礼之后再回想当时的情景,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农大校长的讲话了,既贴近咱新生的生活,又不仅只讲一些生活琐碎,依我的感觉,就是平凡中见真意吧。这其中,有对我们学习生活的提醒(他曾提到自己并不是太热爱自己的本科专业,但还是在老师的教诲下掌握了应有的基础,尽管现在已经不记得多少,几乎都“还给”老师了~~囧~~),意在想说:或许专业的一些课程不太合自己的“口味”,但本科阶段的学习,尤其作为理工科的的学生来讲,是对自己以后职业生涯的一种负责任,而不仅仅是凭兴趣去学习,这是我的理解;同时,在学生工作方面,作为班长的他在经历同学请假一事之后,所明白的那句话更是有点“振聋发聩”的意味:领导干部当以服务为重,呵呵,真实在啊。再有就是数院的一些博士去领奖的那段,我感觉领略到了献身学术的一种胆识与魄力吧,毕竟自己对未来还是有点模糊的,倘若选择学业一路走下去,可能要舍弃很多——所谓有舍有得嘛。
Ps:典礼结束后往回走的时候,有同学路上问我是不是数院的,我说:“是工院的,工学院。”然后突然感觉有一种…那啥,叫做自我认同感吧,仿佛工院就跟自个家似的,那种自口中说出再反馈回耳朵的感觉,那种由衷而发的、对自己是工学人的肯定,贯穿于心。呵呵,引用一句很老套的话,就叫“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吧!
 
 
樊苹博
入住大学后,我才发现我比想象中的要适应很多。这是我第一次住校生活,原以为自己一定会很想念父母,很想念家,会在黑夜中偷偷落泪,现在发现自己其实并不那么脆弱,我比自己想象中要坚强得多。
孟晋
对于全新的生活,我有着太多的感想,如果汇成一句话,那就是我很爱这里!我享受着这里的阳光,和室友们欢快的聊天,伤不起的线代课,拥挤的食堂„我渴望着了解、感受这里的更多,我期待着未来的生活!开学之后,我觉得最让人激动的就是新生音乐会了,哇,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地聆听交响乐队的演奏,感觉真的是超级爽!当我听说给我们演奏的是国家交响乐团的时候,更是感觉到无比的激动啊!就感觉到做北京大学的学生真是好!没后悔自己的选择,我是一名光荣的北大人!
 
 
孙睿潇
第一次真正的一个人面对生活,的确会有些手足无措。每天处理不完的琐事,每天洗不完的衣服,每天做不完的作业。还有N多的活动,N多的会,N多的想参加的社团,更重要的是,N多的课时。这种忙碌的生活似乎是有些杂乱的,却让我感受到了离开高三就再也没有体会过的充实。现在的我,是要先学会怎样让我的生活变得有条不紊还是要先学会微笑着面对目前的生活呢?
苏昕
来北京之前我就对北京大学的“百团大战”有所听闻,北大的社团种类多,有些组织也很庞大,在上课的途中就被师哥师姐招新的热情吓到了。出于好奇,也是为了锻炼自己,我加入了“山鹰社”,第一次的训练就把我给吓坏了,跑了5圈,这还只是小试牛刀,据说最后的目标是25圈。额,让我害怕啊...
曾祎
老实说,进入北大是一件很幸运的事,但同时也注定我们要承受更多的压力。出入燕园就感觉身边的牛人实在太多。在班会上,一位同学很谦虚地说,我其实不怎么强,就是在竞赛中拿了三个国家级一等奖:数学,物理,化学。当时就让我伤到了:作为一个在高中时参加很多竞赛却一无所获的我,真是让人寒心。而且当我得知有40%同学是通过保送进入北大时,更是觉得:高考的孩纸你们伤不起啊!唉,虽然压力很大,但我相信我自己,我能行!化压力为动力才是我应该做的。同学们,让我们一起奋斗吧!
宋阳
初入燕园,一切都是新鲜的。怀着好奇和激动,在这里,我真切地体会到自由开放、兼容并包、积极向上
的学习氛围。有一大早占座的学霸,亦有踊跃投身各大社团活动的童鞋。总之,期待自己能在这片圣地找到未来的方向,完成自己的目标,从而离梦想更近一些!
李晖域
北大的一塔湖图着实漂亮,湖光塔影,配上典藏浩如烟海的图书馆,这一切,都生动地透露着北大的气息。百讲的音乐会是学校为我们新生特别准备的,超赞的,有机会一定再去听听。
刘馨月
找到属于自己的节奏,大学其实很简单。哪怕每天都重复着那些看似单调的举动,哪怕现在的我对线代还不甚了解,我始终相信会有那么一天,夜空中那绚烂的烟火也会有一道是为我而绽放的!
张瀚宇
作为一个北京人,有必要说两句。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非常向往宿舍生活,因为对我来说宿舍象征着独立和自由。尽管需要自己操罗内务、料理吃喝拉撒、生病了还要自己对付,但当我来到宿舍的时候,我清醒地意识到自己模糊的理想成为了现实:我终于成为了我。
当然作为北京人,有义务去帮难以入道的同志们。前日听说有南方同学不满北方人的恶劣性格,大肆批判。我就想这一定是个不招人待见的同学。不能接受的人是无法被接受的。
谁知道我会不会成为这种人。谁又知道一年后,我会不会有所谓想家的问题。